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写景散文 > 登上西岱顶

登上西岱顶

作者: 吴立志2017年09月22日来源: 安康日报社写景散文

岱顶是西岱顶,在东岱顶之西,西平利之东。

从县城出发,一路骑车穿行在春天的田野里,满目是菜花的金黄和还未舒展的新绿,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,那是潮湿的泥土味,是盛开的花粉味,是蜜蜂翅尖抖动的甜味,是蚯蚓翻身的爬行,一路向南,一路芬芳。

从省道左拐进入连仙河,连仙河也许是因为连着西岱顶的神仙而得名的吧。这是一条清澈的河流,从山顶下来带着一往无前的圣洁,我想连仙河的水如果引入县城之后,也许再不用每日去哈家槽取水泡茶了,它的清香一定让人迷醉,那一定是三月的桃花水,八月的桂花水。

河越走越窄,却更加清澈,可人,无论是幽静的深潭,还是平阔的河床,一路走过,触目皆是风景。一个本地人说,他去年在河中捉到一条四斤的泉鱼,我是信的,因为河流保护得很好,可以说是原生态的,记得去年深秋时节,我们在一个叫小秋木河的岔沟里,水虽不及碗粗,潭虽不及尺深,却见鱼翔浅底,影布石上,不禁讶叹驻足良久。

路越走越小,终于停在一户人家的菜园深处,大门上贴着鲜红的春联,而院内却只有一个哑巴母亲居住,墙头的迎春花顾自开放,哑巴母亲热情的招呼我们把车子放下,并比划着问我们是不是上山拜神仙,她双手作揖状的动作我们都看明白了。

去除辎重,轻装上阵,春天似乎就在我们生风的脚下,就在我们荡漾的脸上。不远,便进入山谷间,水在石隙间艰难穿行,让人担忧很快水源将尽,而我们却没有在自己的驼峰里储下足够的水源,因为我们已经像沙漠里的骆驼一样行路艰难,尤其是女人,她们的驼峰在前面。而隐隐的水声则又似曹操望梅止渴的安慰,我们的信仰不及我们的祖先夸父一样坚强,我们一定要到那片盛开的桃林下……

茫茫山间,我们的路标是桃花。而出现在眼前的瀑布则是一段胜过桃花的艳遇。从山间可人而下,带着一往的幽深和清灵,似乎像我童年时连环画中一个古典而优美的故事,又似翼然于泉上的归隐之心。先前的鲸吞牛饮此时显得多么多余,就像我们的饥不择食慌不择路,以及我们过分的准备,而失去了最美好的等待,不过确乎错过这已是最后的水源,以后便只能远远听声了,因此爬坡也才真正开始。

攀爬一段,过一处独木桥,桥木上长了一颗野香菇,摘下,丰富了晚餐。往上遇一小庙,我们欣喜地以为上山不远了,此庙虽小,却也照样有神,从小庙前的碑文可知,此庙自清朝嘉庆时期便有香火,而墙壁之上的涂鸦和留名亦见朝拜之盛,我们在庙前小憩后便又匆匆前行,还有好几里路要走呢,还有好几里路要走!

行走渐渐变得枯燥,似乎春天还有很远,每次抬头望见的都是固不可攀的崖壁,那横斜生长的松枝真像传说中的倒挂一样,背阴处有融融白色,雪仍在山中。再往上到了一处极窄的山梁,也许恰好是一条路的宽度吧,此处便是青龙背了。青龙背,同伴说,不信你看两边青青的一线灌木,像不像青龙背,我们都争相去看,我们尽量想这是一条青龙,想到了小青,想到白蛇传,想到许仙,呵呵,那时候的胡思乱想正好对抗攀爬的麻木。

虽然已经登上好几个山顶,但据西岱顶最高处西圣宫尚有一段距离,为了引领队伍的速度,我冲在最前面,又爬了两座山峰,率先登上了西岱顶,西圣宫在夕阳中显得高远和神秘,西圣宫正对西方,朝谒着西方的极乐,朝谒着西方的诸神,也朝谒着西方永恒的太阳。我能想到西圣宫的诸神,在山顶峰日日守望,在夕阳垂落那一刻的孤寂和隐忍,我们的神在山上多像西西弗斯。

大部队还没有跟上来,我在宫门坐下,看着两面墙上清朝的壁画,想它的每一段颓圮和剥落,想它的每一次晨钟和暮鼓,想它的今生和来世……

他们来了。我又转身去了下面,那里临崖而建的庙宇,让人不敢下视,到西岱顶后,我们只能仰视,所谓高山仰止吧。

踉踉跄跄下山时,已是黄昏,那时我最害怕遇见一只吊眼白额的大虫,虽然我的哨棒,在我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