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写景散文 > 冬天的花园

冬天的花园

作者: 韩晓晗2017年09月02日来源: 保定日报社写景散文

不似南方冬日的温婉,北方的冬天是寒流乘着霍霍的大风,舞着冰刀,从西伯利亚由北向南一贯而下,一夜之间就把暖秋的余温逼走,只留下了冷冽干燥的空气与匆忙套上棉衣的人们。

遥闻着东北下雪的消息,庆幸温暖的同时却又不禁向往起雪来,因为她总是伴随着美好的故事。圣诞老人骑着驯鹿,红衣在雪中散发着温暖的色彩,新年的热闹也总在积雪中升腾;或有公主在雪日出生,她以白雪为名。是雪衬托了故事,还是故事美化了雪?雪是冬天的灵魂。在雪的反射下,冬日的阳光绚烂耀眼,给严冬的傍晚披上了闪烁发光的长袍披风,美得令人窒息,好像一抹天上虹,七彩烂漫。或与挂在树梢的冰凌组成神奇的连拱和难以描述的水晶华彩时,又有什么东西能比冰雪更美呢?

冬日的小园不似春的烂漫芬芳,亦不似夏日的色彩斑斓,不似秋日果蔬飘香。她就像今年以前的亿万个冬天一样,苍凉宁静。虽然一切都被肃杀的寒气涂上了浓重的眼妆,氤氲着冬日的冷艳。可是这样的小园却并不是死了,它只是睡了。你仔细看,报春花、月季和不知名的小草,躲在冰雪下睡着。仔细听,虽不见燕儿的踪影,但仍有不惧寒风的灰雀路过,在小河边栖息休憩,唧唧啾啾地吵闹。小园旁的护城河亦结了冰,冰很薄,像白的透明的皮肤,可见血管下汩汩的血液流淌,水声幽幽。这样安逸静谧的花园,宛若睡着的美人,睫毛颤动着,呼吸微弱平缓又压抑着隐隐的期望,等待着春风的一个吻来将她唤醒。

虽然小园的土地已经开始上冻,我却不怕冷,嬉笑着帮妈妈为无花果树遒劲的枝干用麻绳和布条织就了一套“毛衣”。妈妈又用枯干的无花果叶子把它的根部堆上,这应该是叶子最好的归宿吧,依偎在大树母亲的膝畔,为她遮风挡雪。无花果树现在看起来仿佛一件艺术雕塑,在冬日的小园中静静地矗立着。妈妈则站在一旁微微笑着看着它,眼神温柔得仿佛看着一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孩子。

冬日里即使无雪,也总有霜让人先饱饱眼福。一夜之间,青竹变琼枝,不似雪的厚重,薄得剔透精细,远远望去,仿佛用银笔勾勒的素描。长青灌木顶上撒上了一层糖霜,精致可口。槐树黄叶落尽,筋脉尽显,枝干向鹿角一样遒劲向上,傲慢扬起。每棵树都是一位独立寒冬的思考者。北国的冬,是走过了一段旅程,最终回归原点,等待着下一次突破。

近年,雾霾时不时地在华北肆虐几天,连偏居城隅的小园也难以幸免,这是对我们没有珍惜美好的嘲讽,也是对我们环保问题的警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