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写景散文 > 一树桃红

一树桃红

作者: 纪丽霞2017年08月28日来源: 保定日报社写景散文

有一处仙境,涌动着漫天桃红,那是顺平桃园。

伊祁山人影缭绕,桃色妖娆,流动着斑驳色彩。我追逐而来,边走边看。每次旅游,我习惯走走停停。或看一段碑文,或拍张图片,或沉醉于风景而不自知。小女天性自由,甩开步子奔跑,不善运动的我被远远丢下。于是,尾随几个年轻人抄近路攀爬。额头渗出汗珠时,就到了小山顶部。回望,远山如黛,空濛迷离。桃红梨白,宛如列阵。只是,山崖如刀削,无路可去,后路凶险。放眼望去,小女的身影已在山那端。心瞬间张皇,我站在悬崖峭壁上,一次次被臆想的恐惧麻木了双脚。

“往回走安全,我扶你下来”,身穿桃红衣服的乡下女孩,笑吟吟地向我伸出援手。我紧紧握住女孩的手,一步步迈向光明和希望。那女孩的手,宽大,粗糙,完全不似水样女子的柔软温润。只是,从此,那抹桃红便如一池春水,时时荡漾出勇气的涟漪。

阳光渐盛,黄褐色的断崖下,阴凉一片。我笔直地坐在青石板上,手指散成花瓣。看斑白发色的老夫妻携手而过,亦有女儿般大小的孩子,打打闹闹。笑容天真无邪。点燃荒山野趣。

暮色微阖,我们从另一条路踏上归程。远远的,铺天盖地的桃红潮水般涌进视野,如烟如霞,燃烧般绽放,很是惊艳。及近,满眼望不到边的桃花争相斗艳。桃骨花影媚而不俗,娇而不弱,星星点点的新绿退隐成配角。灿若红云的花瓣跃上枝头,随风摇曳,暗香浮动。细细的柔软的蕊,藏在花瓣中,一脸娇慵。有彩色的蝶、小小的蜂儿,滑过她羽翅般的睫毛。真想,变成一粒雪白的尘埃,飞倦之后,憩息在桃红色的花床上,轻轻入梦。

这是人间仙境,还是误入了《桃花源记》?千万棵桃树在一夜间开得满树锦秀。每一片花瓣,蕴藏着千般柔情,万种爱怜。微风过时,花海涌动,幽香四溢,偶有坠满桃花的枝条伸向小径上空,垂落驶过的车身,便纷纷扬扬地落下一场又一场的桃花雨。

桃花丛中,站在高高架台上的女孩,神情专注地人工授粉。那袭桃红色上衣恍如见过。彼时,女孩恰好转过身来,一抹透明的笑意透过成阵的红云熠熠生辉。她,正是牵我下山的女孩。于此时,化成这一树树的花魂。实施救赎,成全希望。我亦欣赏到桃园的真正精彩。

车渐行渐远,桃红越来越淡。丛丛簇簇的树干如手指撑开,托起一树树的桃红,亦承载着山区经济繁荣的梦想。人间四月芳菲尽,桃红摇落碧空后,便是岁月结下的果,沉甸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