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写景散文 > 小雪遇雪

小雪遇雪

作者: 徐祯霞2017年07月28日来源: 西安日报写景散文

2016年的第一场雪是伴着滚滚的雷声而来的。

今日小雪,却逢大雪。如果不是下雪,我也记不起这个节气。

雪是从九点多开始下的,起先是粉末状的,细细的,小小的,纷纷扬扬,在我以为,早冬的雪,是下不大的,因为,天气还正暖和,丝毫感觉不到冬的萧瑟与寒气,雪的到来,是干燥生活的一个点缀,给予人们一点小快乐。

慢慢地,雪由粉末状变成了颗粒状,犹如小孩吃的豆豆糖,饱满浑圆,自天而降。这么大的雪粒,打在人的身上,竟然是不痛的。我站在院子的空地上,任由雪从头顶身上滑落。它们滚过我的发梢,滚过我的衣角,然后一粒一粒地滚落在雪地上。雪白如玉,雪白如珠,四散开来,洒落一地。于是,满地上便滚动着雪白雪白的玉珠。我仰望天空,天空苍茫一色,与雪浑然一体,于是,世界变得有些空蒙迷离起来。

冬日的炉火是最喜人的,在这样的雪天,人围着炉火谈家事国事天下事,是最惬意的。连最不善言谈的人,也忍不住眉飞色舞,加入进来。谈兴正酣时,忽听雷声隆隆,滚滚而来,便有好事者推门而出,探为何事,冬日响雷,本为稀罕事,更何况在这大雪飞扬的冬天。何以会有雷声?很多人不信冬天会打雷,但这雷一阵一阵,半个多小时里连响了好几阵。这是稀罕事,也是奇事,众人于意外中惊诧着。

正惊奇中,有文友自商州打来电话,言商州下雪,想起我曾写过的牛背梁的早雪,在这样一个雪天,突然很想跟我通个电话,聊聊雪。虽然此雪非彼雪,彼雪也非此雪,但天下的雪都是一样的美好,一样的纯洁无瑕,一样的惹人怜爱,而我们,都有一颗爱雪的心。

在我以为,爱雪之人,内心都存着一份圣洁,一颗追求美好的心。虽然可能不够完美,但是却一直在心灵与外观上向美好靠近,人的喜好,往往是人内心世界的反映。

电话过后,我仍然好奇着,冬天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雷声,而且阵阵不休。我询问了单位一位博学的长者,方知道,冬天打雷,又叫“雷打冬”,是因为暖湿空气和寒冷空气骤然相遇,造成了一种特殊的自然现象。它绝非今年仅有,虽然少见,但在以前的年代里也有过这种自然现象,并非异事,也并非异兆。

还记得,去年的冬天,小雪节气中,天也下了雪,下雪的时候,我正在自河南回陕西的火车上。一路上,我看着沿途飘飘洒洒舞蹈着的雪,一直感慨,小雪,遇雪,真是一件诗意的事。今年小雪,又逢雪天,而且是这么美妙的大雪,真是让人喜不自禁。

我撑开伞,沿着洁白的雪路往前走去,看满山满岭,已雪白一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