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抒情散文 > 瞻仰列宁墓

瞻仰列宁墓

作者: 张志强2017年07月26日来源: 西安日报抒情散文

到莫斯科后,第一次上街,便去了红场。那天正好是礼拜天,看见红场上有近百米的长队,知道是列宁陵墓开放的日子,于是赶紧过去排队。

我终于看见了列宁。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服,白衬衣领口上打着一条红色领带,神态安详像刚刚睡着了一样。再靠近一点,看见他红润光亮的宽阔前额,隆起的高鼻,像是才修刮过的胡须茬,两只大耳后鬓的花白头发,微微闭着的双眼和倾斜的下颌,是刚刚办完公歇息下来的样子,连额头、垂吊着的双手手背上的脉络血管都清晰可见,和常人一样的肉色皮肤,白皙和润。我惊叹前苏联科学家们当年以怎样高超的技术,把列宁遗体保存得这样好,眼前分明就是一位活着的列宁。这时,一股特别敬仰之情冲上心头,我向前跨步再靠近一点,弯腰向面前的列宁深深鞠了三躬……

列宁没有完全睡倒,他斜躺着,上身微微地前倾。几束柔和的灯光照射着他。非常奇妙的是,那水晶棺是看不见的,于是列宁完全无遮无拦地呈现在我的面前。

室内静悄悄的,连脚步移动的声音也听不见,但我无法沉默,终于忍不住对旁边一位同伴悄悄地说:“即便是现在就回国,也不虚此行了!”

走出墓室,我还不愿离去,便久久地在莫斯科红场上流连、遐思……

我看到了三位威严的军警迈着正步,从克里姆林宫的红墙里走出,他们的动作缓慢、庄重,托在手里的步枪垂直地指向蓝天,僵直的膝盖慢慢地抬起,停顿,再慢慢地落下。

这三位军人,走到列宁墓前,替换下那里由三人组成的岗哨。他们是列宁的哨兵,是被称之为俄罗斯第一岗哨的列宁保卫者。

这个莫斯科的红场岗哨,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威严的神情和绝不弯曲的膝盖……是啊,对一个民族来说,有副绝不弯曲的膝盖是多么重要啊!

列宁已经长眠了94年,俄罗斯民族仍然如此郑重地守卫着他的遗体,令人感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