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心情散文 > 船行淇滩梦依稀

船行淇滩梦依稀

作者: 谭显松2017年07月15日来源: 贵州民族报心情散文

总喜欢乘船在乌江上走走,深情感受与大自然的每一次相拥,感受水的清新和风的呢喃,使奔忙于喧嚣城市的灵魂得到短暂的宁静。

初秋的清晨,乌江边透着丝丝凉意,晨曦穿透最后一片厚重的云层,温暖着静卧在乌江边上的淇滩小镇。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,船离开港湾,缓缓地逆行在娴静的乌江上,开始了我们一天的船行之旅。

捧起一捧微凉的乌江水,浣洗着经年的尘埃,沿着初秋的足旅,拾起遗失在乌江边上零星的梦,一片一片将其慢慢重新编织。

晓风拂过江面,跳跃的鳞波,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闪发亮。淇滩,这座承载着千年文化的古镇,依然散发着她那独特的魅力;乌江,这条不倦地流经岁月的长河,仍旧摆弄着她那迷人的风姿。穿过时光的隧道,一路走来,让多少土家儿女对其着迷,让无数仁人志士为之叹服。沉淀千年的古镇与桀骜不驯的乌江相互映衬,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。古色古香的文化古镇,滚滚东流的乌江水,而今,已失去了往昔的本色,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中,成为永远无法追逐的梦。

青砖、碧瓦、红墙、黑柱的古镇,早已被钢筋和水泥掩盖,只能透过模糊的残垣断壁,窥视到古镇飘逸的衣袂,嗅到一丝往昔的繁华。

滩险、谷狭、水急、浪涌的乌江受截江的电站阻遏,仅在掰开水闸的转瞬间,感受到乌江不羁的性格,听到几许已逝乌江的喧嚣。

眼前的乌江,少了些许惊险与刺激,多了几分安适与恬静。船头俏丽的土家妹子哼着悦耳的土家山歌,岸边劳作的土家汉子应声附和,阴柔之美与阳刚之气的完美融合,俨然飘逸在山涧的天籁。微风习习,草香、果香夹杂着泥土的气息迎面扑来,沁人心脾。

江边的小镇,隐去了乌江许多冷寂和萧索。袅袅炊烟,是勤劳的土家儿女在为一天的忙碌充饥。小贩叫卖的吆喝声,生动这座宁静的临江小城。书声朗朗,是静默千年的淇滩后发赶超的呐喊,激励着乘风破浪的弄潮儿奋发前行。

古镇不古,林立的高楼掩盖了千年的沉香,汽笛的轰鸣打破了古镇的宁静。

险滩不险,横江的沙沱电站束缚了奔腾的激流,机器的碰撞敲碎了沉睡的囹圄。

多情激荡的江水,收敛了昔日的不羁,静静地引领着土家儿女阔步在康庄大道;埋在江底的险滩,蜷起了过去的翻腾身躯,默默地托着两岸人民朝致富之巅进发。

蒸蒸日上的经济推动着历史的车轮急速前行,蓄势待发的小镇焕发着璀璨的光芒。破茧成蝶的喜悦涤荡着尘封的记忆,唯有将梦重新编织装进行囊,继续去追寻生命历程中的旖旎风光。

千年古镇变身时代新城,是华丽的演绎;滚滚乌江化为静谧山湖,是精彩的转身。

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山野,江面上泛着灿烂的金黄。返程的风景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心醉、让人着迷。在天边酡红的映衬下,淇滩小镇正焕发着勃勃生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