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写景散文 > 夏日竹园夜泉

夏日竹园夜泉

作者: 范长斗2017年05月23日来源: 邢台日报写景散文

临近小暑这几日,天灼地烤,幸而早晨下了点雨,但天依旧是灰蒙蒙的。有时人心随天定,今夜闷在房里,心绪被无端搅乱,长久不能平静,这时竟从窗外吹进一缕清风,顷刻间恍若被带回到初春雨后的夜晚,惊奇之余不免怀疑这微风的真实。忽然又想起小区前的公园里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,难道清风是从那儿吹来?

下了楼,沿着风的踪迹,我开始寻找风的影子。突然耳边传来一阵高亢激情的交响曲,凭直觉,是从公园传来的音乐。不自觉我加快了步子,随着音乐节奏,砰砰的心跳声也越发凸显。抬起头,正有一条白线随着音乐的高潮直冲入天际,仿佛是白色的巨龙向空中飞去,不难猜测,这是公园喷泉里喷射最高的那个水柱。

到了竹林旁,这里已经排满了车辆,自行车、摩托车也把公园围成了个圈子。四面八方尽是儿童的欢叫声,混杂着交响乐,还有哗哗水浪的声音,全然是个狂欢节的样子。穿过竹林,第一眼就看到那五色斑斓、辉煌艳丽的喷泉表演,舞台周围早已站满了看节目的人群,人群里被大人淹没的孩子们不甘示弱,跟着音乐、随着水柱的高低起伏放出自己稚嫩的尖叫,毫不含蓄地发泄着兴奋的激情。大人们也没有尽收着嗓子、装着绅士或者淑女,在偌大的水塘边围观的同时偶尔也会为拔地而起、一飞冲天的水柱而高声喝彩。

当交响乐临近最高潮时,中央的那几个水柱猛的向天空中的最高处飞去,中心的那一条最高,周围一圈参差相称,但是每一条水柱顶端依然在喷涌翻滚着由下面传来的新水,看来它们还想往上飞啊。音乐忽然戛然而止,喷射的水柱也没了支撑力,各自散落下去,但是天空中却形成了一片白色的纱帐,随着微风徐徐向舞台边漂移过去,临了观众上空,慢慢又把那朦朦的纱帐展开,身体与漆黑的夜空渐渐溶为一体。下面的大人们争相向外围逃去,倒是戏耍的孩子们强扮作壮士,站在原地,于飘洒而来的雨点中,一边声嘶力竭地尖叫,一边狂乱地手舞足蹈。那一刻,我羡慕他们。

当音乐和喷泉一同结束以后,我和所有人一样返回家中,却又不能完全忘却刚才的景象。走到窗前,看公园是否改了面容。在万千闪烁的星光映衬下,公园里只剩了稀稀疏疏、星星散散的灯光;每一盏光亮都有另一盏为伴,两两相对,独立而不孤单,正如天上璀璨的群星。正这样想着,不禁笑了笑:既也是群星,那这里也可称为“天上人间”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