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写景散文 > 叶色多么好

叶色多么好

作者: 马西峰2017年05月12日来源: 邢台日报写景散文

雄奇的山,秀美的水,色彩绚烂的彩叶树点缀着盎然的生机、无垠的苍翠。中秋节过后,紫金山上的风景美极了。这里有丰富的彩叶树资源。问及这里彩叶树的名字,景区的老张如数家珍,扳着手指说:“我粗略地数了数,有金叶五角枫、红叶五角枫、金叶爬山虎、红叶爬山虎、红叶槭树、红叶青冈树、红叶槲树,还有一种树,我们这里叫黑叶树,实际叶子很红。”我陪同李教授和几名科研人员来山里考察,是想往山里引种红宝石海棠、金叶复叶槭、芭蕾舞美人等彩叶树种,在山上营造“层林尽染”的彩叶树景观,真没想到,这里土生土长原生态的彩叶树竟然这么多,而且长得这么好。紫金山因元代伟大的科学家郭守敬在这里求过学而驰名,我们都觉得来得有些晚了。

进得山门不远处,有一株红叶槲树,亭亭玉立在溪水边沿,宛若浣纱少妇。槲树的树龄不长,高一丈有余,树干约占树高的三分之一。树上的叶子不稠密,叶片呈齿边长型,叶边的曲线是对称的、连绵的、凹凸的、说不上尖利的大齿,叶片的颜色十分诱人,很像台湾红珊瑚所呈现出的那种豇豆红,不浓不淡,不艳不朴,雅俗皆宜,赏心悦目。

顺着石板砌成的山路继续前行,两边山坡上长满了花花绿绿的植物,彩蝶飞舞,秋虫呢哝,大家用心丈量着秋日的体温,享受着大自然赋予的爱抚。然而,带着发现土生土长彩叶树种资源的使命,大家都把眼睛擦得雪亮,不停地朝四周寻觅。

前面有一处悬崖峭壁,两三丈高,四五丈宽,崖下生长着很多金叶爬山虎和红叶爬山虎,爬满了峭壁和峭壁前的空地,密密层层,葱葱郁郁。峭壁前的空地并不平坦,原有的乱石已被爬山虎的茎叶覆盖,形成了绿色的叶波,找不到窥探原地貌的缝隙。这里总共有多少株爬山虎已无法辨认了,这种多处生根的长茎植物,哪里是主根,哪里是派生的根,以及生长过程的来龙去脉,全都被淹没在金黄和火红的叶片之下。峭壁是爬山虎展示爬功的绝佳平台,不知有多少条茎在这里竞相攀爬着,把坚韧的细根钻入其中,步步为营,稳步推进。每一条茎攀爬的轨迹各不相同,彷佛它们一边往大里长,一边思考和勘探着哪一片空间更适合自己生存,处心积虑地拓展着自己的领地。峭壁上已没了空间,早已被严严实实地罩住,就像挂上了一幅色彩绚烂的挂毯。审视挂毯的图案,红色与黄色的斑纹或并行、或交织,自然的、随意的、和谐地分布着,彩叶锦簇,千丽百俏。这让我想起了威猛的虎,虎皮纹是黑黄相间的,这座峭壁的色彩是红黄相间,越是这样想,越觉得这座峭壁倒是很像一只威风凛凛的猛虎了,我看到了虎的头、虎的眼和虎的全身。这是一只半卧着的猛虎,静中有动,动中有静,远眺群山,虎视眈眈。

峰回路转,我们来到一小片枫树林边。这里生长着十几株红叶五角枫,在崎岖的山地里不规则地排列着。最引人注目的是树上的红叶,在阳光的照耀下,叶色呈现出的“红”,是一种奇妙的“红”,晶莹剔透,争鲜斗艳,如火如血。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唐朝大诗人杜牧为什么如醉如痴地留恋枫林,片片红叶则是无需辩驳的诠释。那时,那种如梦如幻的景致使他激情四射,凭着才气纵横的思维,吟出了如此意境非凡、情韵悠扬、余味无穷的千古绝唱。

我和李教授及几名科研人员来到景区主峰之巅,一路上所见到的各种彩叶树景观一下子变得很微小了,山野沟壑,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。大自然的鬼笔神砚画出了一幅巨大无比的壮丽画卷,雄奇秀美的山川长满了绿树,千点金黄,万点火红,灿若烟霞,美如仙境。景区的老张指着一处风景秀丽的山坳说:“那片山里有紫金书院遗址,青年时期的郭守敬在紫金书院读过书。”千年灵秀地,旷世奇才从这里走出。一名科研人员好奇地问李教授:“那时,郭守敬见到过彩叶树吧?”李教授回答:“见到过,一定见到过,这是源源不断的传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