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力大全 > 散文精选 > 写景散文 > 早春印象

早春印象

作者: 吴东林2017年05月02日来源: 邢台日报写景散文

今年的春天来得早。刚过了元旦,就到了立春了。立春就意味着春天到了,可按农历说还是在腊月。

在我的印象里,立春只是理论上春天的到来,实际上还是朔风阵阵的冬天的继续,况且这还是腊月的天气。

说实话,我不想这么早地就进入到春天,因为我不想让冬天就这样不负责任地溜走。冬天你总该给我们留下一点季节的印记吧,比如河里的冰、地上的雪,都没有。只是前些日子扭扭捏捏地飘了几片落地即化的雪花,有点太含糊了吧!

坐在车里,车载的收音机传出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今年“五九”以后才是真正的冬天。听到这样一个不知是真假的消息,心里一阵高兴,觉得总算是拉住了冬天那并不冰凉的小手,挽留她画上一个圆满的季节符号。可谁知立春这一天,忽然就暖洋洋起来,就像是立秋时节树叶马上翻转一样的准确。其实留恋冬天什么呢,就是愿意让她下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雪,让未来的春天不再嘲笑这个伪冬天的性格变异。

期盼毕竟只是期盼,老天此时的执拗,纵容着春天的脚步。在小区的石板路上走着,我故意绕到那几棵垂柳旁,牵过一丝柳枝。柳树是不翻看日历的,只要是空气把太阳的温暖传递到她的躯体,她就会义无返顾地展示着青春。柳枝不容置疑地发青了,那一串串麦粒一样的骨朵儿正蠢蠢欲动,用不了多久,那嫩芽就会打扮出一派生机。

大年初一就是“雨水”了,从电视上看,别的地方下了点儿雪,我们这里没有下。到了夜里,却偷偷下起了雨,这是我半夜起来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到的。不下雪,下点儿雨也罢啦,干嘛夜里偷偷地下呀,让我们光明正大地感受一点湿润的气息好不好!

这雨丝实在是太细啦,细得我使劲往窗外的灯光那里瞅,也没有看清她的芳容。不过往地下看,还是一片湿漉漉的。不经意间,我一丝哂笑,大概只有这样的雨才会印证“天街小雨润如酥”的意境。

既然真的没有了冬天的讯息,那不如出去感受早春的温馨吧。

早春的风依然有几分冷清,但柔了许多。郊外那大片的麦田应该到了返青的时候了,可因为一冬无雪,那干燥松软的土地上,绿得是那么陈旧。刚刚掠过的一抹春雨,远远满足不了久已干渴的禾苗,于是,远处的人们开始忙碌了。他们扛着铁锹,开动机器,引来清清的流水,浇灌着渴望滋润的土地。在那水流拥抱麦苗的时刻,我仿佛听到了土地的欢呼和麦苗的歌唱。

“七九八九沿河看柳”,在我的印象里,感知春天的敏感,除了迎春花,就应该是柳树了。本来有水的河流就已经不多了,如果再让这一泓清水就这么孤独地流淌,确实辜负了春的良苦。

早春时光,虽然不是“一夜东风起,万山春色归”,然而,柳树的一抹新绿,及时地装点着荡漾的河水。有如此的风景,才会引来鸟鸣莺飞入画屏。我随手捡起一块瓦片,顺水在河里打了一个水漂,那瓦片瞬间变成一个精灵,箭一样在水面上飞驰,追赶着远去的浪花。

我们不能辜负了春水,所以,有闲情逸致的人们,拿起了钓竿。我们也不能辜负了春风,广场上飘荡着孩子们的欢笑,天空中飞翔的是五彩缤纷的风筝。

春天来就来吧,不再纠结于冬天里未下的雪了。毕竟喜欢春天的人还是多一些,不然,冬天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往三亚跑呢!所谓留恋冬天,也是留恋冬雪那纯净洁白的色彩。而春天色彩的缤纷灿烂则是四季中谁都无可比拟的。

春天的色彩无非是绿和花,然而这色彩带给我们的是青春般的美好,和朝阳般的希望!